设为首页 | 添加收藏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裁判文书公开 > 刑事案件

刑事案件

陈俊畅、陈俊鹏等制造毒品一审刑事判决书
关于被告人杨玲、苏理强、陈季锋故意伤害;附带

  广 东 省 汕 尾 市 中 级 人 民 法 院

      刑 事 判 决 书

 

(2015)汕尾中法刑一初字第15

公诉机关广东省汕尾市人民检察院。

被告人陈俊畅,男,198454日出生,汉族,小学文化,广东省陆丰市人,住陆丰市,因本案于2014410日被羁押,次日被刑事拘留,同年516日被逮捕。现羁押于汕尾市看守所。

辩护人蔡少锋,广东众诚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人陈俊鹏,男,19901029日出生,汉族,小学文化,广东省陆丰市人,住陆丰市,因本案于2014410日被羁押,次日被刑事拘留,同年516日被逮捕。现羁押于汕尾市看守所。

辩护人陈良洲,广东众诚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人陈克维,男,19621222日出生,汉族,小学文化,广东省陆丰市人,住陆丰市,因本案于2014410日被羁押,次日被刑事拘留,同年516日被逮捕。现羁押于汕尾市看守所。

指定辩护人肖舜诚,广东省汕尾市法律援助处律师。

被告人陈某某,女,1962814日出生,汉族,小学文化,广东省陆丰市人,住陆丰市,因本案于2014410日被羁押,次日被刑事拘留,同年516日被逮捕。现羁押于汕尾市看守所。

辩护人彭正民,广东圳泰律师事务所律师。

汕尾市人民检察院以汕检公刑诉(201510起诉书指控被告人陈俊畅、陈俊鹏、陈克维犯制造毒品罪,被告人陈某某犯包庇毒品犯罪分子罪201519日向本院提起公诉。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于201547日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汕尾市人民检察院指派检察员林海滨出庭支持公诉。被告人陈俊畅及其辩护人蔡少锋、被告人陈俊鹏及其辩护人陈良洲、被告人陈克维及其指定辩护人肖舜诚、被告人陈某某及其辩护人彭正民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汕尾市人民检察院指控,201311月份开始,被告人陈俊畅购买用于制造毒品冰毒的原料,以其位于村东侧住处其及旧屋为制毒窝点,与被告人陈俊鹏、陈克维使用煤气炉、抽滤器、真空泵、活性炭等工具及原料进行非法制造毒品活动,成功制出毒品冰毒一批。期间,被告人陈某某为包庇被告人陈俊畅等人非法制造毒品冰毒的犯罪行为,为其保管、藏匿制毒用的原料。2014410日下午,公安机关在被告人陈俊畅等人的制毒窝点查获疑似毒品冰毒结晶状物(部分潮湿)净重计1494.38克,经鉴定,均检出甲基苯丙胺的成分,可疑液体136. 06千克,均检出甲基苯丙胺的成分;其中结晶状物(潮湿)原净重分别为485.0g642.0g,,经自然风干后,重量分别变化为353g443g,甲基苯丙胺的含量分别为72. 82%65. 74%;结晶状物(潮湿)原净重358.0g,经自然风干后与结晶状物9. 38g净重合计350g,甲基苯丙胺的含量为72. 15%

为证明上述事实,汕尾市人民检察院向法庭提供了物证、书证、被告人供述与辩解、鉴定意见等证据。公诉机关据此认为,被告人陈俊畅、陈俊鹏、陈克维无视国家法律,非法制造毒品甲基苯丙胺,数量大,其行为均已触犯《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三百四十七条第二款第()项之规定,应当以制造毒品罪追究其刑事责任;被告人陈某某明知是制造毒品的犯罪分子而予以包庇,情节严重,其行为已触犯《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三百四十九条之规定,应当以包庇毒品犯罪分子罪追究其刑事责任。提请本院依法判处。

被告人陈俊畅对起诉书指控的犯罪事实无异议,请求从轻处罚,但提出其家人是无辜的,都是其一个人做的。其辩护人对公诉机关指控被告人陈俊畅构成制造毒品罪没有意见,但认为:1. 被告人陈俊畅在他人帮助下进行制毒,请法庭考虑对其酌情从轻处罚;2.起诉书指控的毒品数量不准确,且本案结晶状物为潮湿状,法庭对被告陈俊畅量刑时应考虑这一情节;3. 被告人陈俊畅认罪态度好,有悔罪表现,可以从轻处罚;4. 被告人陈俊畅系初犯,涉案毒品全部被查获未流出社会。

被告人陈俊鹏辩称其没有参与制毒,其也不知道陈俊畅在做什么,其被刑讯逼供。其辩护人提出公诉机关指控被告人陈俊鹏涉嫌制造毒品事实不清,证据不足,认为:1.被告人陈俊鹏只是因准备换工作才回家,其去陈俊畅家是为了玩电脑,其不知陈俊畅有制毒行为,被告人陈俊畅及其他同案人的供述均未指明被告人陈俊鹏直接实施制毒;2.指控被告人陈俊鹏涉嫌制毒的依据仅仅是被告人陈俊畅的供述,本案中所扣押的制毒工具、物品等均未提取到陈俊鹏的DNA和指纹,也没有其他书证、物证证实,不能认定被告人陈俊鹏参与制毒。

被告人陈克维辩称其没有制造毒品,也不知道陈俊畅有制造毒品。其指定辩护人认为指控被告人陈克维构成制造毒品罪事实不清,证据不足。1. 本案毒品、制毒工具等系在被告人陈俊畅家和旧屋查获的,陈俊畅供述系其一个人在制造毒品,陈克维并没有参与。2.陈俊畅、陈俊鹏关于陈克维有参与制造毒品的供述前后不一致或相互矛盾,庭审中更是否认之前陈克维有参与制造毒品的供述,缺乏充分证据证明被告人陈克维确实实施了制造毒品的犯罪行为。3.陈俊鹏庭审中否认之前其父亲陈克维帮忙搬制毒工具的供述。4.没有其他证据证实陈克维到过陈俊畅的制毒现场参与制造毒品。

被告人陈某某辩称其不知道陈俊畅有制造毒品,陈俊畅叫其把一袋黑土拿去种花,但其没有处理。其辩护人提出被告人陈某某虽然有帮助转移制毒证据的包庇毒品犯罪分子的情形,但其主观恶性较小、犯罪情节轻微、实际社会危害性不大,可以依法免予刑事处罚。1.从本案被告人的供述上看,其因亲情而涉案,犯罪的主观恶性较小。2.陈俊畅浸洗过的残余“黑土”应当视为制毒的证据,而不再是制毒用的原料,陈某某叫陈克维将它放好,仅属于帮助转移证据,社会危害性不大。3.起诉书认为陈某某“情节严重”依据不足,其犯罪情节轻微,是初犯、偶犯,能够当庭自愿认罪,可依法免予刑事处罚。

经审理查明,201311月份开始,被告人陈俊畅购买用于制造毒品冰毒的原料,以其位于村东侧住处及其旧屋为制毒窝点,使用煤气炉、抽滤器、真空泵、活性炭等工具及原料进行非法制造毒品活动,成功制出毒品冰毒一批。期间,被告人陈俊鹏帮忙抬水、倒废水,被告人陈克维帮忙搬运、收拾制毒工具;被告人陈某某为包庇被告人陈俊畅等人非法制造毒品冰毒的犯罪行为,为其保管、藏匿制毒用的原料。2014410日下午,公安机关在被告人陈俊畅等人的制毒窝点查获疑似毒品冰毒结晶状物(部分潮湿)净重计1494.38克,经鉴定,均检出甲基苯丙胺的成分,可疑液体136. 06千克,均检出甲基苯丙胺的成分;其中结晶状物(潮湿)原净重分别为485.0克和642.0,,经自然风干后,重量分别变化为353克和443克,甲基苯丙胺的含量分别为72. 82%65. 74%;结晶状物(潮湿)原净重358.0克,经自然风干后与结晶状物9. 38克净重合计350克,甲基苯丙胺的含量为72. 15%

上述事实,有以下证据证实:

(一)书证、物证

1.汕尾市公安局禁毒支队抓获经过证实,2014410日,陆丰市公安局禁毒大队民警在工作中发现住陆丰市的陈俊畅有在其住处制造毒品的嫌疑。下午16时许,禁毒大队经过布控,确认陈俊畅在其住处,随即对其进行抓捕,在陈俊畅住处抓获犯罪嫌疑人陈俊畅和陈俊鹏,在犯罪嫌疑人陈克维的住处,抓获犯罪嫌疑人陈克维和陈某某。随后在犯罪嫌疑人陈俊畅的住处和旧厝查获毒品冰毒和制毒工具等。

2.扣押清单,证实扣押被告人陈俊畅可疑液体125KG (液体,净重25KG,白色搪瓷桶盛装,置于煤气炉上加热)、煤气炉1套,(煤气炉、煤气罐用胶管连接)、疑似毒品少量 (结晶状物,沾附于滤纸上,滤纸置放于搪瓷漏斗中)、抽滤装置1[搪瓷漏斗(内有编号3 )、二口抽滤瓶(内有液体8KG )、循环水式真空泵相连接]、可疑液体120KG (液体伴有沉淀物,净重20KG,用红色塑料桶盛装)、疑似毒品1(结晶状物,透明封口塑料袋包装)、二口抽滤瓶1(玻璃制品)、盐140KG (结晶状物,净重40KG,用白色编织袋包装)、疑似毒品少量 (结晶状物,沾附于滤纸、滤布上,置放于红色塑料筛上) 、电子秤1 (天河牌)、疑似氯化钯1 (褐色粉末状物,少量,用塑料罐盛装) 、可疑液体115KG (液体,净重15KG,绿色塑料桶盛装)、可疑液体160(液体,用自制塑料杯盛装,现场置于冰箱中) 、疑似毒品1筛,(结晶状物,毛重515克,红色塑料包装) 、可疑液体15KG (液体,净重5KG,用不锈钢锅盛装) 、可疑液体155KG (液体,净重55KG,用红色塑料桶盛装) 、可疑液体12.5KG (液体,净重2.5KG,.用方形塑料盒盛装,置于冰柜中) 、可疑液体15.5KG(净重5. 5KG,用不锈钢锅盛装) 、电磁炉1台、低钠盐1袋、疑似毒品1(结晶状物,毛重385克,用透明封口塑料袋包装,装在一个旺旺牛奶袋内)、疑似毒品1(结晶状物,毛重665克,用封口塑料袋包装,与编号21同装在一个袋内)

3.扣押清单,证实扣押被告人陈俊畅手机2部(1部为黑色苹果4S、号码1362***19141部为黑色中兴、号码1810***1182)、银行卡1张(深圳农村商业银行卡622128662993****)。扣押被告人陈某某手机2部(1部为乳白色Hisense,号码1894***60651部为粉红色BBK, 号码1576***7182)。扣押被告人陈俊鹏手机1部(银白色诺基亚,号码1352***8184)。 扣押被告人陈克维(手机1部,银灰色EY, 号码1372***7296)。

4.扣押物品照片及现场照片,证实扣押物品情况及现场情况,并经被告人陈俊畅确认。

5.陆丰市公安局内湖派出所户籍证明及前科证明材料,证实被告人陈俊畅、陈克维、陈俊鹏、陈某某的身份情况及在辖区内无违法犯罪记录。

6.汕尾市公安局禁毒支队情况说明证实,对现场扣押可疑物品进行称重的过程,是在对秤检查归零后,将液体和盛装物品一起称出重量,倒出液体后再称出盛装物的重量,后计算出液体的重量。案件讯问笔录中犯罪嫌疑人提到“乌头”、“乌土”和“黑土”,是在讯问中的一种近似音的写法,目前在办理毒品案件中没有规范的俗语。

7.汕尾市公安局禁毒支队情况说明证实,2014410日下午,陆丰市公安局民警在陆丰市一民屋查获一制毒窝点,现场抓获犯罪嫌疑人陈俊畅、陈俊鹏、陈克维和陈某某,在犯罪嫌疑人陈俊畅位于陆丰市的住处和旧厝查获毒品冰毒1. 49438千克、均含有甲基苯丙胺成分的液体136.06千克及制毒工具一批。随后移交汕尾市公安局禁毒支队立案侦办。该案中,犯罪嫌疑人陈俊畅供述的“蔡汉都”男子,我支队无法查实该男子的真实身份。

8.汕尾市公安局禁毒支队情况说明证实,(120144101640分至1930分,该支队和陆丰市公安局禁毒大队的民警在陆丰市犯罪嫌疑人陈俊畅住处及其旧厝依法进行搜查,逐一登记扣押物品,提取疑似毒品的成品和液体物等。该支队将提取的检材送广东省汕尾市公安司法鉴定中心对检材进行定性和称重,并在鉴定文书予以注明重量。(2)冰毒重新定量鉴定后的重量变化情况是:()()()[2014]164号《鉴定文书》的检材中: (5) 号为9.38克、(8)号为485克、(13)号为358克、( 14 ) 号为642克。重新送广东省汕尾市公安司法鉴定中心定量分析和称重后,在()()()[2014]510号《鉴定文书》的检材重量为:1)443克,为第一次鉴定的(14)号检材; (2)353克,为第一次鉴定的(8)号检材,(3)350克,为第一次鉴定的(5)、(13)号检材。

(二)鉴定意见

 1.广东省汕尾市公安司法鉴定中心()()()[2014]164号刑事化验检验报告证实,送检的检材和样本: (1)液体1瓶,重225g,用塑料瓶盛装; (2)粘附于滤纸上的结晶状物少许,用塑料封口袋包装;3)液体1瓶,重205g,用塑料瓶盛装;(4)液体(内可见沉淀)1瓶,重246g,用塑料瓶盛装; (5)结晶状物1小袋,净重计9.38g,用塑料封口小袋包装; (6)液体1瓶,重186g,用塑料瓶盛装;(7)液体1瓶,重135g,用塑料瓶盛装;(8)结晶状物(朝湿)1袋,净重计485.0g,用塑料篮子盛装后外用塑料封口袋包装;(9)液体1瓶,重364g,用塑料一瓶盛装; (10)液体1瓶、重239g,用塑料瓶盛装;(11)液体1瓶,重193g,用塑料瓶盛装;(12)液体1瓶,重391g,用塑料瓶盛装; (13)结晶状物(潮湿)1袋,净重计358.0g,用塑料封口袋包装; (14)结晶状物(朝湿) 1袋,净重计642.0g,用塑料封口袋包装。鉴定意见:送检114号检材中均检出甲基苯丙胺成分。

2. 广东省汕尾市公安司法鉴定中心()()()[2014] 510号刑事化验检验报告,证实送检的检材和样本: (1)结晶状物1袋,净重计443g,用塑料封口袋包装; (2)结晶状物1袋,净重计353g,用塑料封口袋包装; (3)结晶状物1袋,净重计350g,用塑料封口袋包装。鉴定意见:送检13号检材中均检出甲基苯丙胺的成分,含量分别为65.74g /lOOg72.82g/lOOg72.15g/lOOg

(三)现场勘验笔录

陆丰市公安局禁毒大队现场勘验笔录证实,20144101640分许对陆丰市陈俊畅住处及旧厝进行勘验。中心现场位于陈俊畅住处的东北侧房间及陈俊畅旧厝的东侧房间。陈俊畅住处是一钢筋水泥结构的一层平房,坐北朝南,门前有一天井,天井门向东。在陈俊畅住处依次发现:在陈俊畅住处的东北侧房间内东侧有一点燃的煤气炉,上正煮着一白色搪瓷桶,桶内有可疑液体,液体净重25KG;在中间有一抽滤装置,是一套搪瓷漏斗、二口抽滤瓶、循环水式真空泵组合,循环水式真空泵正在运转,搪瓷漏斗内有滤纸,滤纸上有少许结晶状物,抽滤瓶内有可疑液体,液体净重8KG;在抽滤瓶旁是一红色塑料桶,桶内有可疑液体,液体净重20KG;侦查人员在此房间内抓获犯罪嫌疑人陈俊畅。与东北侧房间相对门的东侧房间内,在西墙窗台上发现1小封口塑料袋,袋内有结晶状物;在东墙的瓷砖台下发现一抽滤瓶;在北墙下发现一白色编织袋,袋内有盐装颗粒,净重40KG。客厅内,在茶几下发现二个红色塑料筛,筛内有滤纸,滤纸上有少量结晶状物;在北墙的矮柜里发现一电子称及疑似氯化钯1盒;犯罪嫌疑人陈俊鹏在客厅内被抓获。天井内,在天井的南墙下,发现一绿色塑料桶,桶内有可疑液体,液体净重15KG;在西北角落有一冰箱,冰箱上格有一自制塑料杯,杯内有可疑液体,液体净重60克。西北侧房间是主卧室,在西墙窗台上发现电表,有一电源线从电表引出窗台外,巡线查找,发现电源线连接到另一制毒房间,该房屋为陈俊畅旧厝。陈俊畅旧厝是一砖木结构的一层平房,坐北朝南,有东西侧二个各有门户的房间,中心现场位于东侧房间。在陈俊畅旧厝东侧房间内依次发现:在房间中间的一脱水机上发现一红色塑料筛,塑料筛内有结晶状物,毛重515;在脱水机旁有一椅子,椅子上有一不锈钢锅,锅内有可疑液体,液体净重5KG;在脱水机南侧有一红色塑料桶,桶内有可疑液体,液体净重55KG;在红色塑料桶旁,有一冰柜,冰柜内有一塑料盒,盒内有可疑液体,液体净重2.5KG;在冰柜西侧有一不锈钢锅,锅内有可疑液体,液体净重5.5KG,在房间南墙下有一电磁炉;在冰柜边有一袋低钠盐。

勘查人员在陈俊畅住处客厅内的茶几上和音箱上的烟灰缸内提取到烟蒂、在制毒房间内办公桌的烟灰缸提取到烟蒂、在音箱上和垃圾桶里提取到棉签;在陈俊畅旧厝的制毒房间内的地板上提取到烟蒂。现场勘验制图3张,照相65张,附提取痕迹、物证登记表。

(四)被告人供述

1.被告人陈俊畅供述:我是从201310月份底开始制造冰毒。从去年10月份开始到现在,我断断续续制造冰毒。我是在广东省陆丰市我居住的房子里制造冰毒,该房子是我和我老婆居住,我父母亲和我弟弟陈俊鹏没有居住。我制造冰毒主要是用活性炭和巴金,活性炭和巴金合起来就叫“乌土。因为我自小在甲西镇西山村居住,经常往来于甲西镇博社村和西山村,所以在那里听到一些制造冰毒的事,并知道活性炭和巴金可以用来制造冰毒。后来我由于经济不太好,所以就想去制造冰毒,以便赚点钱。201310月份,我在博社村后山地龙捡到1袋约10公斤重的带水的“乌土”(实际是甲西镇博社村人“都兄”准备扔掉,我刚好碰到就拿给我),就把“乌土”带回家用于制造冰毒。我在甲子镇大街的卖碟碗店里购买了水循环、活性炭、搪瓷捅、漏斗、抽滤器、真空泵等制毒工具,又在内湖镇的市场买了一些日晒盐、煮水的锅、红色的塑料汰等工具,之后就开始制造毒品冰毒。我制造冰毒的过程是:用活性碳和巴金合在一起,就是“乌土”,把“乌土”浸水一小时左右,用真空泵把水抽出来,抽出来的水就放在锅或者放在搪瓷桶里,用电磁炉或者煤气灶加热,一边加热一边放点盐,直到水面上浮出盐状结粒物才停止加盐,正常情况下,加热到80摄氏度就好了。然后把盐状结粒物过滤掉,将过滤出的水盛放在塑料锅或者桶里,再将这些水放在冷冻柜或空调间冷冻到结出结晶状物,这些结晶状物就是冰毒。将冰毒取出来放在纸上晒太阳,以去掉水分,晒干后就是粉末状的冰毒,再加入等量的水放在锅里加热,加热到80摄氏度左右就再次冷冻结晶晒太阳,晒干后就是真正的结晶状冰毒。

除了在201310月份底在甲西镇博社村“都兄”拿给我10公斤左右的“乌土” 外,我又向“都兄”买过两次“乌土”,一次是2013年年底,买了5公斤左右的“乌土”,总价格是1万元人民币左右;第二次是在20143月份下旬买了5公斤左右的“乌土”,总价格是1万元人民币左右,交易地点是在陆丰市甲西镇博社村地龙后山,都是傍晚。这些“乌土”全部被我洗成水,就是在被抓获时在我家房间和老厝查扣的液体和成品结晶冰毒。“都兄”知道我买“乌土”是用于制造冰毒,我制造冰毒的技术有些是“都兄”告诉我的。我没有存他的手机号码,都是他打电话给我。

我弟弟陈俊鹏、父亲陈克维、母亲陈某某知道我在我居住的房子里制造冰毒。我没有请人帮忙制造冰毒,但在制造冰毒的过程中,有叫我弟弟陈俊鹏在制毒现场帮忙抬水,帮忙把一些废水拿去倒掉;我的父亲陈克维有在制毒现场帮忙收拾一些制毒工具,帮我把制毒工具收拾好放在我居住房的前面。我有放一公斤左右的“乌土”在我母亲陈某某那里,她知道我在制造冰毒,有骂我。20143月份下旬的一天傍晚,我从我居住的房子里拿出一公斤左右的“乌土”洗干净,拿到我父亲在内湖镇开的士多店里,我母亲在那里,我拿这一公斤左右的“乌土”给我母亲陈某某。当时店里有很多人,她不敢跟我拿,我就把“乌土”放在士多店旁边报废的三轮车里,然后将这件事告诉陈俊鹏,叫陈俊鹏把这件事告诉陈某某,叫我母亲去拿。因为我准备收掉这些“乌土”,所以放在我母亲那里。2014年农历正月上旬,我有拿一包100克左右的冰毒(用白色封口塑料袋包装)给陈俊鹏去存放,地点忘记了,这些冰毒,是我自己制造出来的。

被告人陈俊畅当庭供述:我只拿过一些种花的肥料叫我妈妈陈某某藏起来,不是“乌土”,不能作为制毒的原材料,是鸡粪土,后来我拿去种花了。我弟弟陈俊鹏没有帮我制毒,只叫他帮忙输入一些数据进电脑。

2.被告人陈俊鹏的供述:我是今年春节回家过年时发现我哥俊畅在他居住的平房中制造冰毒。他告诉我他在制造冰毒,房内的物品叫我不要乱动,我没事到他那里时,看到他用一个白色搪瓷桶放在煤气炉上加上井水加热,后倒进黄色液体和盐再加热,在一个玻璃抽滤瓶上放上漏斗,用塑料管连上真空泵,但具体怎么操作我不清楚。陈俊畅制造毒品时,我有空时,帮忙打水送进房间给他用,制造工序完成后,我把没有用的废水拿到外面空地倒掉,同时把抽滤瓶里面的液体倒在红色桶中拿到后面老厝存放。我3次看见父亲陈克维帮我哥俊畅搬运、隐藏制造冰毒的桶、物品,都是我春节回家到我被公安机关带来接受调查这段时间,具体时间忘记了。我清明节前和我父亲陈克维俩人一起将俊畅制造冰毒用的玻璃瓶、抽滤机等搬到村里我家中的牛栅里存放。还有一次也是清明节前帮我二哥俊畅俩人将他造冰毒用的工具等物品搬到我们的老屋内存放。还有春节后的一天俊畅叫我帮他将一包冰毒(约有100多克)找个地方藏起来,我就将这包用红色塑料袋包装的冰毒藏在我们村口打石场的一间石屋里,元宵节后俊畅问我将这包冰毒存放地点后他自己去取走了。今年2月底的一天晚上9时许,俊畅将一包黑色膏状物(500多克)拿给我母亲陈某某去存放,但我母亲同别人在聊天,于是他就告诉我“黑土”放在旧三轮车旁,要我告诉我妈放好。他当时告诉我是“土肥”。我一时忘记了,二、三天之后才拿给我母亲,她接过后还问为什么这么迟才拿给她。俊畅制造了多少冰毒、卖了多少冰毒我不知道。我们是兄弟,所以对他制造毒品不好说什么,俊畅没有拿钱给我,我也没有同他要钱。我是今年农历过年前从东莞常平回家,原来在东莞从事电脑装机工作,回家后就没有再去了。陈俊畅家的电脑装网线后我就去他家玩电脑。

被告人陈俊鹏当庭供述:我在哥哥陈俊畅家里大厅玩电脑被抓,我不知道他有制造毒品,我是被逼供的,我哥哥自己把一袋黑土放在我们家房子的侧面,叫我告诉妈妈,我就说二哥放了一包花肥在房子旁边。我看到爸爸帮哥哥搬东西,但不是制毒工具。

3.被告人陈克维供述:2013年农历十月,陈俊畅对我说他要在他居住的住处制造冰毒,我当时叫他不要做,大约半个月,我在陈俊畅居住的住宅发现他有用不锈钢锅盛装白黄色的液体,然后将该锅放在煤气炉上加热。我想到陈俊畅之前有给我说过要在家中制造冰毒的事情,所以我估计我所看见的应该就是陈俊畅正在用不明液体制造冰毒。我当时有问他在做什么东西?但他叫我别管那么多。我记得那次他在家中制造毒品花了二天的时间。之后,陈俊畅就将那些制造毒品的工具藏匿在我那间破旧存放杂物的屋子,当时我有帮他搬装在两个蛇壳袋的制毒工具去藏匿在那间破旧的屋子,其中有一个蛇壳袋内装放一个水泵,另一个蛇壳袋放有抽滤瓶等工具。在昨天上午11时左右,我看见陈俊畅在我的那间破旧屋子搬那些制毒工具,我就上去给他帮忙,我将放在蛇壳袋的水泵、抽滤瓶等工具搬到俊畅住的住处,然后我就出去了。直至下午2时许,我牵牛经过陈俊畅居住的住处时有进去坐了一会儿,当时我看见阳井放有用方形塑料盒盛装的黄褐色液体。昨天下午我进俊畅居住的房屋喝茶时,陈俊鹏有在那里玩电脑,他有无给俊畅帮忙我就不清楚。有一天我经过店铺时,陈某某跟我说有一包“土”放在我家的三轮车上,叫我拿去放好。我打算等没有雨了再取走。49日下午4时左右,我才到三轮车取了一包“土”(大约34斤重,用红色塑料袋包装),然后我把“土”拿到俊畅居住的屋子厕所门口旁边。那些“土”的颜色跟煤炭的颜色相近,不清楚用途。俊畅跟我说要制造冰毒时我有拒绝他,叫他不要做,不要害人。他没有跟我说在哪里制造毒品,但我当时有叫他不要做,后来他就在他住处制造冰毒,他的住处就他夫妻及儿子在那里居住,在他屋后的两间瓦房已经十多年没有住了,用来放置杂物,我很久没有进去过。俊畅从去年农历十月份开始做,我骂过他后,他就收掉不做了,到了几天前才又开始制造毒品。直到我们被抓当天,我又看他在家门前煮白黄色液体,我又狠狠骂了他,但之后我就去割牛草,然后看到他家门口突然来了很多车,我过去看就被抓了。俊畅第一次跟我说要制造毒品时,我有跟找老婆说过,她很生气,还说一定要骂俊畅。她有时初一、十五会去俊畅家里拜天地公,平时很少去,我平时也很少去,有时放牛经过他那就进去坐坐喝茶。陈俊鹏去年年底从东莞打工回家,过年后由于工资待遇问题没有外出。他有时候帮我放牛,偶尔去陈俊畅家玩电脑。

被告人陈克维当庭供述:我没有制毒,完全不知道制毒的事,我在农地里干活,看到抓捕人员开车停在我家就问怎么回事,就被抓了。我不知道陈俊畅有制造冰毒,我们不住在一起,关于小卖部旁边的一袋黑土,陈某某说是花肥,我就把它拿起来放到我家门口。

4.被告人陈某某供述:位于白石场旁的房屋平时是我儿子陈俊畅夫妻一家居住的,我除了初一、十五去该房屋天井中拜一下天地公外,平时没有过去。我没有见到陈俊畅制毒的过程,但我于今年农历三月初看到俊畅提着两袋红色塑料袋包着的黑色泥状物回家,我曾问他是什么东西,他说是“土”,但我看不是泥土,又不清楚是什么。大约是清明后第二天,陈俊畅来我家铺子买了一件矿泉水,我问他干什么用,他说要用矿泉水去浸“土”,我问浸“土”做什么,他叫我别管。我估计他就是用矿泉水去浸泡“黑土”之后制造冰毒。以前我娘家在西山村有人制毒,我回西山村时曾听西山村的人说过“黑土”是人制冰毒之后存留的一种残渣,黑颜色,形状似池塘的泥土,所以人称“黑土”,这种“黑土”经过用水浸洗之后,又可制出冰毒。二天前,我三儿子陈俊鹏对我说“二哥昨天拿来一包黑土要你放好,但当时由于家里有人,他叫我帮他把一包塑料薄膜包装着黑土放在你住宅后门墙脚塑料脸盆中”,我说在哪里,陈俊鹏指着其放在我住宅后门墙脚地上的一个红色塑料袋,我上前去看,看到那袋“黑土”应该是陈俊畅经过浸洗过的残余的“黑土”,后我就叫丈夫陈克维将他放好。因为我该包“黑土”比陈俊畅拿回来时小包,估计是经水浸洗之后剩下的东西。我听人说过浸洗之后剩余的“黑土”还可以用来晒干,再用火烧,之后可以提取得到一种叫“巴金”即锡铂的东西,锡铂可以卖钱。

被告人陈某某当庭供述:我对法律无知,陈俊畅叫我把那一袋黑土拿去种花,我没有去理他,因为在我们农村,黑土多了去,所以我没有处理。我跟陈克维说俊畅叫我们拿去种花,你有空就去种。

以上证据均经庭审举证、质证,本院予以确认。

关于各被告人及其辩护人所提辩解、辩护意见,综合查证如下:

被告人陈俊畅制造毒品的犯罪事实有现场勘查笔录、扣押物品清单、现场照片、鉴定意见等证据证实,且被告人陈俊畅当庭认罪,其行为已构成制造毒品罪。被告人陈俊畅供述是在“都兄”帮助下制造毒品,但公安机关无法查证其所述“都兄”的真实情况,被告人陈俊畅也无法辨认出“都兄”;公安机关在其制毒现场查获冰毒结晶状物(部分潮湿)1494.38克,经自然风干后为1146克,甲基苯丙胺的含量均在65%以上,并查获含有甲基苯丙胺成分的液体136.06千克,可以认定被告人陈俊畅制造毒品数量大,情节严重,其辩护人所提其在他人帮助下进行制毒请求从轻处罚的辩护意见理据不足,不予采纳。

被告人陈俊鹏当庭提出被公安机关刑讯逼供,但没有提供具体的线索,同步录音录像也未见异常,其在公安机关的供述可以作为定案证据使用。被告人陈俊鹏在公安机关第一次笔录中供述其在陈俊畅家玩电脑,有看到陈俊畅制造毒品的过程,并在有空时帮陈俊畅打水、倒废水,与被告人陈俊畅在公安机关的供述一致。被告人陈俊鹏当庭提出该供述系被诱供,是公安机关让他们的口供一致,经查,该份笔录的制作时间为20144102104分,被告人陈俊畅的笔录制作时间为20144102216分,其笔录时间明显早于被告人陈俊畅,可以排除被诱供的可能。被告人陈俊鹏主观上明知陈俊畅制造毒品,客观上实施了帮助行为,其已构成制造毒品罪的共犯。被告人陈俊鹏所提没有参与制毒,不知道陈俊畅制毒及其辩护人所提指控被告人陈俊鹏制造毒品事实不清,证据不足的意见理据不足,不予采纳。

被告人陈克维在公安机关供述陈俊畅告诉其在居住的住所制造毒品,并在看见陈俊畅搬制毒工具时有上去帮忙;被告人陈俊鹏证实有见到父亲帮陈俊畅搬运制毒工具;被告人陈俊畅也证实父亲陈克维知道其在居住的房子里制毒,并有在制毒现场帮忙收拾制毒工具,三被告人的供述能够相互印证,被告人陈克维当庭翻供却又提不出合理理由,其主观上明知被告人陈俊畅制造毒品,客观上实施了帮助行为,其已构成制造毒品罪的共犯。被告人陈克维辩称其不知道陈俊畅制造毒品,没有参与制毒及其指定辩护人所提陈克维构成制造毒品罪的事实不清、证据不足的意见理据不足,不予采纳。

被告人陈俊畅供述其母亲陈某某知道其制造冰毒,被告人陈克维也证实其有跟陈某某说过陈俊畅要制造毒品,被告人陈某某辩称其不知道陈俊畅有制造毒品的辩解意见理据不足,不予采纳。被告人陈俊畅供述其有拿一包“乌土”给陈某某,该供述与被告人陈俊鹏、陈某某在公安机关的供述能够相互印证。被告人陈俊畅供述“乌土”系活性炭和巴金,可以用来制造冰毒;被告人陈某某也证实其回西山村听说“黑土”系制毒之后存留的残渣,其估计陈俊畅拿给其的是经水浸洗之后剩下的东西。被告人陈某某主观上明知被告人陈俊畅制造冰毒,客观上实施了帮助转移制毒证据的行为,其行为已构成包庇毒品犯罪分子罪。

本院认为,被告人陈俊畅、陈俊鹏、陈克维无视国家法律,非法制造毒品甲基苯丙胺,其行为均已构成制造毒品罪,依法应予严惩;被告人陈某某明知是制造毒品的犯罪分子而予以包庇,其行为已构成包庇毒品犯罪分子罪。公诉机关指控各被告人所犯罪名成立,予以支持。在制造毒品的共同犯罪中,被告人陈俊畅实施了全部制造冰毒的行为,起主要作用,是主犯,应当按照其所参与的全部犯罪处罚;被告人陈俊鹏、被告人陈克维实施了帮助行为,起辅助作用,是从犯,依法应当减轻处罚。被告人陈俊畅制造毒品冰毒成品1146克,且含量分别为72.82%65.74%72.15%;检出甲基苯丙胺的成分的液体136.06千克,罪行极其严重,社会危害性极大,论罪应判处死刑,但鉴于本案被缴获的毒品成品大多数呈潮湿状,且被告人陈俊畅当庭认罪等具体情况,可不必立即执行。被告人陈俊畅的辩护人所提被告人陈俊畅认罪态度好,有悔罪表现,可以从轻处罚的辩护意见予以采纳,其余辩护意见理据不足,不予采纳。被告人陈俊鹏、陈克维及其各自辩护人所提辩解、辩护意见经查均不能成立,不予采纳。被告人陈某某作为农村家庭妇女,因亲情涉案,其主观恶性及社会危害性较小,犯罪情节较轻。其辩护人所提被告人犯罪情节轻微的意见予以采纳,但被告人陈某某当庭翻供,认罪态度较差,其辩护人所提被告人陈某某认罪态度较好,可以免于刑事处罚的辩解意见理据不足,不予采纳。根据各被告人的犯罪事实、犯罪性质、情节和对社会的危害程度,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三百四十七条第二款第(一)项、第三百四十九条、第六十七条第三款、第五十七条、第五十九条、第五十二条、第五十三条、第六十四条的规定,判决如下:

一、被告人陈俊畅犯制造毒品罪,判处死刑,缓期二年执行,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

二、被告人陈俊鹏犯制造毒品罪,判处有期徒刑九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二万元。罚金限本判决生效之日起三个月内一次性缴纳。(刑期从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之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从2014410日起至202349日止)

三、被告人陈克维犯制造毒品罪,判处有期徒刑五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五千元。罚金限本判决生效之日起三个月内一次性缴纳。(刑期从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之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从2014410日起至201949日止)

四、被告人陈某某犯包庇毒品犯罪分子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三个月。(刑期从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之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从2014410日起至201479日止)

五、本案缴获的毒品及制毒工具予以没收,依法由公安机关销毁。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接到本判决书的第二日起十日内,通过本院或者直接向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提出上诉。书面上诉的,应当提交上诉状正本一份、副本二份。

       陈世礼

       钟荣军

代理审判员   林逢春

二○一五年   

 

       施陆海

附相关法律条文:

《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

第三百四十七条   走私、贩卖、运输、制造毒品,无论数量多少,都应当追究刑事责任,予以刑事处罚。

走私、贩卖、运输、制造毒品,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处十五年有期徒刑、无期徒刑或者死刑,并处没收财产:

(一)走私、贩卖、运输、制造鸦片一千克以上、海洛因或者甲基苯丙胺五十克以上或者其他毒品数量大的;

(二)走私、贩卖、运输、制造毒品集团的首要分子;

(三)武装掩护走私、贩卖、运输、制造毒品的;

(四)以暴力抗拒检查、拘留、逮捕,情节严重的;

(五)参与有组织的国际贩毒活动的。

走私、贩卖、运输、制造鸦片二百克以上不满一千克、海洛因或者甲基苯丙胺十克以上不满五十克或者其他毒品数量较大的,处七年以上有期徒刑,并处罚金。

走私、贩卖、运输、制造鸦片不满二百克、海洛因或者甲基苯丙胺不满十克或者其他少量毒品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并处罚金;情节严重的,处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

单位犯第二款、第三款、第四款罪的,对单位判处罚金,并对其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和其他直接责任人员,依照各该款的规定处罚。

利用、教唆未成年人走私、贩卖、运输、制造毒品,或者向未成年人出售毒品的,从重处罚。

对多次走私、贩卖、运输、制造毒品,未经处理的,毒品数量累计计算。

第三百四十九条  包庇走私、贩卖、运输、制造毒品的犯罪分子的,为犯罪分子窝藏、转移、隐瞒毒品或者犯罪所得的财物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情节严重的,处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

缉毒人员或者其他国家机关工作人员掩护、包庇走私、贩卖、运输、制造毒品的犯罪分子的,依照前款的规定从重处罚。

犯前两款罪,事先通谋的,以走私、贩卖、运输、制造毒品罪的共犯论处。

第六十七条  犯罪以后自动投案,如实供述自己的罪行的,是自首。对于自首的犯罪分子,可以从轻或者减轻处罚。其中,犯罪较轻的,可以免除处罚。

被采取强制措施的犯罪嫌疑人、被告人和正在服刑的罪犯,如实供述司法机关还未掌握的本人其他罪行的,以自首论。

犯罪嫌疑人虽不具有前两款规定的自首情节,但是如实供述自己罪行的,可以从轻处罚;因其如实供述自己罪行,避免特别严重后果发生的,可以减轻处罚。

第五十七条  对于被判处死刑、无期徒刑的犯罪分子,应当剥夺政治权利终身。

在死刑缓期执行减为有期徒刑或者无期徒刑减为有期徒刑的时候,应当把附加剥夺政治权利的期限改为三年以上十年以下。

第五十九条  没收财产是没收犯罪分子个人所有财产的一部或者全部。没收全部财产的,应当对犯罪分子个人及其扶养的家属保留必需的生活费用。

在判处没收财产的时候,不得没收属于犯罪分子家属所有或者应有的财产。

第五十二条  判处罚金,应当根据犯罪情节决定罚金数额。

第五十三条  罚金在判决指定的期限内一次或者分期缴纳。期满不缴纳的,强制缴纳。对于不能全部缴纳罚金的,人民法院在任何时候发现被执行人有可以执行的财产,应当随时追缴。如果由于遭遇不能抗拒的灾祸缴纳确实有困难的,可以酌情减少或者免除。

第六十四条  犯罪分子违法所得的一切财物,应当予以追缴或者责令退赔;对被害人的合法财产,应当及时返还;违禁品和供犯罪所用的本人财物,应当予以没收。没收的财物和罚金,一律上缴国库,不得挪用和自行处理。

 

Copyright 2010 All rights reserved. 汕尾市中级人民法院 版权所有 粤ICP备10234524号
办公地址:汕尾市市区腾飞路2号 邮编:516600